设为首页
加入收藏
联系我们
信仰互动
ENGLISH

首页

教堂简介

堂区活动

圣经分享 福音传播 信仰见证 青年团体 信仰之窗 礼仪安排 教会书籍 读经查经
信仰之窗 - 天主与中国古人所敬拜的皇天上帝
天主与中国古人所敬拜的皇天上帝
 
信仰之窗  加入时间:2007/5/24 15:17:07  来源:   点击:2199 

  在我们进一步研究之前,必须首先认识中国人所认识的最初的上帝。当中国的祖先在公元前2247年左右告别巴贝尔塔,由美索不达米亚的两河流域从西向东,迈进中国大地时,我们发现当时的中华祖先所敬拜的,正是《圣经》中所说到的义人诺厄和他儿子闪的天主。传说中的“五帝”中最后二位分别是尧和舜。这二位先帝的一直以圣王的美名而流传了下来。论到尧,孔子这样说:
  原文:子曰:“大哉,尧之为君也!巍巍乎,唯天为大,唯尧则之。荡荡乎,民无能名焉。巍巍乎其有成功也。焕乎其有文章。” *
  译文:孔子说:“尧作为国君真伟大啊!崇高啊!只有天最大,唯独尧能效法天。他的恩德广博无边,老百姓不知道怎样去称赞他。他的功业真崇高啊!他的礼仪制度也太美好”《论语·泰伯第八》
  《书经·舜典》中记载舜帝“肆类于上帝。”从这两则短短的描述之中,可以看出尧和舜都是敬拜真神天主的。在前一章我们提到中国上古社会所传习的圣人之道,也是自尧舜开始。中国最古老的《书经》的第一篇就是《尧典篇》。
  因此,我们似乎有理由确定尧舜二帝为中国人的祖先之列。《书经·梓材》有这样的记载:
  原文:“皇天既付中国民,越厥疆土于先王。”
  译文:“皇天上帝将中国版图及其人民赐给先时的圣王。”
  可见中国的先民深信,是上帝赐给他们圣王以及美丽的国土和广大的人民的。所有的先王都是受命于天。保禄宗徒这样说:“他由一个人造了全人类,使他们住在全地面上,给他们立定了年限,和他们所居处的疆界; 如他们寻求天主,或者可以摸索而找到他;其实,他离我们每人并不远,”(宗17:26-27)
  天主不仅将各国安置于各地,又赐给他们完全的自由。“他在从前的世代,任凭万国各行其道。”保禄这里所说的天主“任凭万国各行其道,”就是给万国自由行动的权利。当早期的中国人顺天而行,就有福惠从天而降临到他们;若是背逆上天而行,国家所面临的就是灾祸;君王就被剪除,而由仁德之主取而代之。
  在漫长的年月中,上古的大多数君王都是敬畏天主,顺天而行。根据史书所载,秦王朝之前的三朝的最后一个君王都偏离了正道,天主就兴起仁德之主来攻击他们,不仅取了其王位,而且改朝换代。
  原文:“天道福善祸淫。降灾于夏,以彰厥罪。”
  译文:“天道乃是赐福善良而降祸于淫恶。上天降灾于夏朝,以彰明其罪恶行径。”《书经·汤诰》
  领导中国历史上第一次革命的汤,上顺天心,下合民意,应时而起,革除了夏桀的命,推翻了背离天命,日趋腐败的夏朝而建立了商。汤王在征伐之前对民众说:
  原文:王曰:“格尔众庶,悉听朕言,非台小子敢行称乱。有夏多罪,天命殆之。今尔有众,汝曰:‘我后不恤我众,舍我穑事而割正夏。’予惟闻汝众言,夏氏有罪,予畏上帝,不敢不正。
  今汝其曰:‘夏罪其如台?’夏王率遏众力,率割夏邑,有众率怠弗协,曰:‘时日曷丧,予及汝皆!’夏德若兹,今朕必往。尔尚辅予一人,致天之罚,予其?汝。尔无不信,朕不食言。尔不从誓言,予则戮汝,罔有攸赦。”
  译文:王说:“来吧!诸位,都来用心听我讲话。并不是我这年青人敢去作乱,而是因夏罪恶多端,天命我去攻灭它。现在,你们众人,常说:'我们的君主太不怜恤体贴我们大家,荒废了我们农事而去征伐夏邑,民众都因而怠慢不恭,跟他不和洽,说,这个太阳什麽时候才会灭呢?我情愿跟你共同灭亡!’夏的罪行如此,所以我如今一定要前去攻灭它。你们辅助我,来推行天的刑罚。我将重重地赏赐你们。你们不要不相信,我是不会背信食言的。你们如果不听从我的誓言,我就要把你们和你们的儿子都杀掉,没有一个能得到赦免。”《书经·汤誓》
  可见,汤王明白征伐夏桀的使命来自于上帝;他耐心地向民众解释这一使命的神圣性质,若有不听命的,实际上就是不从上天之命,因此其刑罚也是严重的。如同在以色民中兴起民长来领导并施行拯救一样,上帝在中国兴起了这些圣王来实行其对中国的领导。
  原文:“呜唿,惟天生民有欲,无主乃乱,惟天生聪明时义。”
  译文:“天生下老百姓就有七情六欲,没有君主就会生乱;只有天生聪明睿智之才能治理祸乱。”《书经·仲虺之诰》
  成汤之德,闻名瑕迩,甚至及于鸟兽。现代汉语成语中的所说的“网开一面”,就是指着成汤的宽柔之心而言。据《吕氏春秋异用篇》所载,汤使人织网,仅织三面而网开一面。在中国的历史上,大禹因治水有方流芳万世;汤则因献身救旱而名留青史。
  原文:“汤之救旱也,乘素车白马着布衣,身婴白茅以身为牲祷于桑林之野。”
译文:“汤王救旱,赶着素车白马,身着大麻布衣,腰系白茅,将自己当作牺牲,在野外的桑林之间向上帝祈祷。”《尸子卷下》
  汤王献身祈祷,以救天下大旱一事,也被受到孔子尊重的同时代史家吕不韦记入了《吕氏春秋》:
  原文:“昔者汤克夏而正天下,大旱五年不收。汤乃以身祷于桑林,曰:‘余一人有罪,无及万夫,万夫有罪,在余一人。无以一人之不敏,使上帝神伤民之命。’于是剪其发其手,以身为牺牲,用祈福于上帝。民乃甚悦,雨乃大至。”
  译文:“古时汤王克胜夏桀而治天下时,适逢天下五年大旱,没有收成。汤王于是献上己身,在桑林中祈祷,说:‘这是我一人之罪,请不要连累万民;就算是万民有罪,也是罪在我一人之身。不可因我一人之不聪敏,而使上帝鬼神(相当于圣经中‘灭命的天使’)伤万民之命。于是剪发,缚手,将自己当作牺牲,向上帝祈福。万民大喜,雨水大降。”《吕氏春秋·顺民篇》
  这里所说的天下大旱虽为五年,但更为古今学者所公认的时间却是七年。《吕氏春秋》着名注释者,汉代的高诱就是这种看法。王充(27-97)着《论衡·感虚篇》也作七年。《竹书纪年卷五》列出汤之大旱,始于汤在位第十九年而终于二十五年,前后共七年。王国维证明今本竹书纪年为伪,所记起始年限是否确实,尚需辨证,但有一点是与传统所记一致,即汤之大旱为时七年。似乎可以确定,大旱在夏桀时就已发生。
  令人惊讶的是,汤所遭的五个大旱荒年,恰与古埃及所遭的七个荒年中第二年年尾相应!都发生在公元前1766年!两地发生的七年大旱同时发生同时结束。(请叁见圣经史事与中国史事年代比较表)。
  据《圣经》记载,现今以色列人的祖先,乃是亚巴郎的儿子依撒各所生的雅各。雅各有十二个儿子,最受他宠爱的是若瑟,因为“是他年老生的。”(创37:3)。父亲的偏爱激起了哥哥们的不满,他们竟联手将若瑟卖给了埃及人。若瑟在埃及时,得到天主的启示,解开了埃及法郎所做的一个梦。
  “这即是我对陛下所说:天主已将他要作的显示给陛下了。 看埃及全国将有七年大丰收,继之而来的是七个荒年,”(创41:28-39)
  后来所发生的事,果然照着若瑟所说的。“埃及国的七个丰年一过, 七个荒年随着就来了,恰如若瑟所预言的;各地都发生了 荒,唯独全埃及国还有食粮。 当时 荒弥漫天下,,因为埃及的 荒很严重。 因为天下各地都大闹 荒。  ”(创41:53-57)
  中国商汤救旱,恰好证明遍满天下的七个荒年的《圣经》记载,是准确无误的。而《圣经》的记载也证实了中国关于商汤救旱的历史记载。两者相遇在公元前1766年!这一记载,向中国人提供了另一个独特的证据,《圣经》是真实可信的。
  从年代比较表上,细心的读者,还能看出另一个发生在同一时期的同样惊人的历史事件:即以色列人在梅瑟率领下的出埃及,并在若苏厄的领导之下于公元前1401年最终安居迦南,与中国人在盘庚率领下在公元前1400年完成历史性的迁都与朝代的更名。
  七个荒年之时,以色列的众子都迁到了埃及,在若瑟的看顾下,度过了荒年。以后就在埃及住下来了。后来,“有不认识若瑟的新王起来,治理埃及。”(出1:8)苦待以色列人,使他们作了埃及人的奴隶。四百三十年之后,天主兴起了梅瑟,带领以色列人出埃及,恢复他们祖先对天主的信仰。几乎与此同时,天主兴起了盘庚,将商都从奄(今山东境内)迁到了殷(今河南境内)。为什么要动迁呢?
  原文:“尔谓朕:‘曷震动万民以迁?’肆上帝将复我高祖之德,乱越我家。朕乃笃敬,恭承民命,用永地于新邑。”
  译文:“你们会向我提出这样的问题,那就是:‘为什麽要使万民震动而迁徙呢?’我之所以迁徙,是上帝将要使我们复兴我们祖先的德行,从而安定治理我们的家园。我要孜孜不倦地向着忠厚谨慎的目标迈进,恭谨地保护民众的生命,从而使大家永远幸福地居住在这新邑。”《书经·盘庚下》
  盘庚所给迁都的答案,竟与梅瑟带领以色列人出埃及的原因一样无二。都是要恢复祖先们对天主的德行ⅵ而这种德行,乃是以敬畏天主为根本特色的。
  我们在《圣经》中看到,为了保存或恢复百姓对他的信仰,天主将他们从那些腐化不堪的地方迁走。公元前2247年建造巴贝尔塔时,天主将“众人分散在全地上。”(创11:9)。亚巴郎蒙天主召叫时,“上主对亚巴郎说:「离开你的故乡、你的家族和父家,往我指给你的地方去。’”(创12:1)。以色列人出埃及,盘庚的迁都,甚至清教徒离乡背井,来到荒无人烟的美国。我们在这些史实中看到了目标与手段的一致性ⅵ这个事实表明了这样一个真理:那位领以色列人出埃及的上主天主,与指示盘庚迁都的上帝,乃是同一位至高的真神。
  后来周公在回顾夏商两朝的历史时说:
  原文:王若曰:“诰告尔多方,非天庸释有夏,非天庸释有殷。乃惟尔辟,以尔多方,大淫图天之命,屑有辞。乃惟有夏,图厥政,不集于亨。天降时丧,有邦间之。乃惟尔商后王,逸厥逸,图厥政,不蠲蒸,天惟降时丧。”
  译文:王这样说:“告诉你们这许多的邦国,并不是上天要舍弃夏国,也不是上天要舍弃殷国,而是因为你们的君主及你们天下四方的邦国,行为过度放肆,鄙弃了上天的命令,并且还振振有辞地为自己的罪行辩护,(所以,上天才舍弃了你们。)由于夏国政治黑暗,不能尽心尽意地去祭祀神灵,所以上天才给夏降下了欣的大祸,并且让另外的邦国来代替了它。你们商代的末代君主,(不能汲取夏的教训,)依然过度享乐,使政治十分黑暗闭塞,祭祀时奉献神灵的祭品很不洁净,所以上天才给殷降下丧亡的大祸。”《书经·多方》
  我们不必为天主亲临人间事而感到惊讶,对于背道的以民,圣经中记载了天主的话说:“为此,万军的上主这样说:由於你们不听我的话, 看,我必遣人召来北方的一切种族 上主的断语 和我的仆人巴比伦王拿步高来进攻这地方,和这地方的居民,以及四周所有的民族;我要彻底消灭,任其荒凉,永远成为笑柄和羞辱的对象。”(耶25:8-9)。可是拿步高因骄傲自大,受到了天主的惩罚。三朝老臣达尼尔对拿步高的孙子贝尔撒匝王说:“大王!至高者天主曾将国家、威权、光荣和尊严赏赐了你的父亲拿步高,由於天主赏赐了他这样大的威权,各民族,各邦国,各异语人民,在他面前无不震惊害怕;他愿意杀的就杀,他愿意活的就活,他愿意升的就升,他愿意贬的就贬。但在他心高气傲,目空一切的时候,便从王位上被推下来,丧失了自己的光荣, 由人间被驱逐,他的心相似兽心,与野驴为伍,吃草如同牛一样;他的身体为露水浸湿,直到他承认至高者天主统治世人的国度,他愿意给谁统治,就给谁。”(达5:17-21)。
 孟子对此总结说:“顺天者昌,逆天者亡。”顺从天意就必昌大,违逆天意必致灭亡。因为天是至公至义、至仁至善的。
  秦始皇之前的中国古代社会实际上,是真正的神权政体。孟子说:“三代之得天下也以仁,其失天下也以不仁。国之所以废兴存亡亦然。”(《孟子·离娄章句上》)夏商周三代所以得天下,都是领受天命,凭借的不是版图与势力,而是上天所赐之德行。汤王占地不过方圆七十里,文王也不过方圆百里,天下的许多诸侯国的版图都比他们要大,然而他们以美德着称于世,受命于天,而得天下。“以力服人者,非心服也,力不赡也;以德服人者,中心悦诚服也。”《孟子·公孙丑章句上》。
  “钦崇天道,永保天命。”《尚书·仲虺之诰》
  历代的圣王都懂得敬畏天道,不辱上天所交托的使命。即使有新王从前任手中接过王位,表面上是旧王所任命或禅让的,但中国古人深深地懂得,真正立王废王的是皇皇上天。请听孟子与万章之间的对禅让问题所进行的一段对话:
  万章问孟子:“帝将天下交给舜,有这回事吗?”孟子回答说:“不对。天子不能把天下交给人。”万章又问:“那麽舜得天下,是谁交给他的呢?”孟子说:“上天交给他的。”万章说:“上天交给的,是上天所反复叮咛告诉他的吗?”孟子说:“不。天不说话,只不过用实际行动和事情体现出来罢了。”万章说:“用实际行动和事情体现,是怎么回事呢?”孟子说:“天子能向上天推荐人,但不能使上天把天下交给人;诸侯能向天子推荐人,但不能使天子封他为诸侯;大夫能向诸侯推荐人,但不能使诸侯封他为大夫。过去,尧把舜推荐给上天,上天接受了,并把他交给百姓,百姓也接受了,所以说上天不说话,而用实际行动和事情体现罢了。”《孟子·万章句上》
  孟子后来作出结论说:“非人之所能为也,天也。”《圣经》的记载,肯定了人间政权的天定原则。“这是守卫者宣布的定案,这是圣者所出的命令,好使众生知道:是至高者统治世人的国家,他将国权愿意给谁,就给谁;他可以将人间最卑贱的立为最高者。”(达4:17)那真正在人间掌权的是天主,要成就上天的旨意。
  不仅孟子说天不说话,而且孔子也说过“天何言哉,四时行焉,百物生焉,天何言哉。”纵观中国古经,天意在人生中是至为重要的。整个儒家哲学的基础就是敬天。中国人所说的天究竟是谁?我们在下面要作进一步地分析与探讨。
然而,三代的道统破坏了。自秦始皇开始,中国第一次有了靠武力争胜的中央集权,出现了皇帝之说。而且又搞起了对五帝的崇拜。秦王朝不可一世,结果成了最短命的朝代。这也是天意不可违、逆天者亡的一个例子。
在三代的帝王,崇祀上帝乃是最为重要的一项工作。每天都有两次对上帝的祭祀:早晚祭。受孔子所尊敬的武王这样说:
  原文:“予冲子夙夜桎祀。”
  译文:“我这个青年人,必早晚祭祀。”《书经·洛诰》
  《诗经》中更是有许多祭祀上帝的记载:如“我将我亨,”我们奉养,我们献飨;维羊维牛。供奉牺牲牛羊。维天其右之。“敬祈天帝接受。”《诗经·我将》
  中国古人所祭祀的这位上帝,并不是一位抽象的天神,而是具有位格的真神。令人费解的是,有些人承认人是上帝造的,却不认为上帝能听能看,以为上帝是一位非人格神。有两段圣经的经文可以供有这种看法的人叁考。
  能听的耳朵,能看的眼睛:二者皆为上主所造。”(箴20:12)“民间的愚昧者!你们应该知悉,糊涂的人!你们何时才能明白?装置耳朵的,难道自己已听不着,制造眼睛的,难道自己看不到? 训戒万民者,难道自己不惩治,教导人类者,难道自己无知识?上主认透人的思念,原来都是虚幻。”(咏94:8-11)
  圣经中多次提到天主在梦中向人显现。当以色列王达味死后,其子撒罗满接替他做了王。圣经上说“撒罗满爱慕上主,遵行他父亲达味的律例,只是仍在高丘上献祭焚香。”(列上3:3)上帝悦纳了所罗门王的虔诚之心,“撒罗满在基贝红时,夜间上主藉梦显现给他;天主对他说:「你不拘求什麽,我必给你。」”(列上3:5)
  撒罗满也像中国的古代的圣王一样,谦卑自守,以小子自居,向天主求道:“上主,我的天主,现在你使你的仆人替代我父亲达味为王,但我还太年轻,不知道如何处理国事。 你的仆人是住在你所选的民族中间,这是一个多得不可统计,不可胜数的大民族。为此,求你赐给你的仆人一颗慧心,可统治你的百姓,判断善恶;否则,谁能统治你这样众多的人民呢?」”(列上3:5,7-9)结果,天主不仅应许赐给他智慧,还将国运、荣华等都赐给了他。
  《书经》记载,大约与撒罗满王同时的武丁,上帝在梦中向他显现。
  原文:“恭默思道,帝贲予良弼,其代予言。”
  译文:“正当我恭敬地默默地思想天道之时,我梦见上帝给了我一个助手,他要代替我说话。”《书经·说命上》
  武丁王于是吩咐人四处寻找上帝在梦见向他所指示的人,在傅严之地找到了一位做泥瓦匠的爰,把他请到京都,立他作了王相。中国古人对皇天上帝的认识,并不像巴比伦人那样,认为上天是“不与世人同居的神明”(达2:11),高高在上,不与世人交往。有一句表明上帝与下民之间亲密关系的话,在《诗经》中反复出现:“上帝临汝”。这个“汝”本意指“你们”。上帝既眷顾你们,自然也会眷顾我们。因此,理雅各将这句翻译为“Godbewithus.”即“天主与我们同在”正是希伯来人所说的“厄玛奴尔”(依7:14)。
  中国古人所认识的天虽不言,然而,天主却是既听取世人的祈祷,又与世人说话的。古经中有许多这类记载。
  原文:“天聪明,自我民聪明、天明畏,自我民明威、达于上下。敬哉有土。”
  译文:“天像我们一样能听能看;上天明明地表彰善人,惩罚恶人,一如我们彰扬美善而得天下敬畏一样;这样的联系通达上界与下界。地上的为政者,当持怀何等敬畏之心。”《书经·皋陶谟》
  《诗经》中有许多诗对文王进行了赞扬,如《皇矣》篇上说:
维此文王,就是这位文王,
帝度其心,上帝审察其心,
貊其德音。巩固他的威信。
其德克明,他能明察曲直是非,
克长克类,他能分辩邪恶善美,
克长克君。赏罚分明,顺从敬畏。
既受帝祉,既受上帝恩赐之福,
施于孙子。福泽绵延后世子孙。
 
这首诗接下来说说到上帝是如何教诲文王的:
帝谓文王:上帝对那文王赐言:
无然畔援,不要任其跋扈自专,
无然锍羡,不要任其凯觎贪婪,
诞先登于岸。你应先将狱讼平断。
帝谓文王:上帝告诫文王:
予怀明德,我喜悦你美的德行,
不大声以色,不要总是发号施令,


上一条:主,请教给我们祈祷
下一条:一个关于爱的故事
图片信息 更多图片信息
·天主与我


天主教大连耶稣圣心堂 dlcatholic.org.cn All rights reserved
地址:大连市西岗区西安街31号(一二九街实验小学后面)
No.31 Xian Street, Xigang District Dalian, China
电话:86-0411-83631187 
ICP备案编号:辽ICP备07009306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