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
加入收藏
联系我们
信仰互动
ENGLISH

首页

教堂简介

堂区活动

圣经分享 福音传播 信仰见证 青年团体 信仰之窗 礼仪安排 教会书籍 读经查经
教会书籍 - 论修行生活
论修行生活
 
教会书籍  加入时间:2012/4/24 20:25:50  来源:   点击:1394 

一位弟兄问长老说:神父,请告诉我:主降生成人的目的是什么?

长老回答说:弟兄,既然你每天都听念信经,却还问我这问题,我很奇怪。但我仍要告诉你:主降生成人的目的是我们的救恩。

弟兄:神父,这是什么意思?

长老:请听:在起初由天主所造、并被安置在乐园里的人违犯了诫命,屈服于腐朽与死亡。尽管他世世代代受天主的眷顾掌管,却仍不断在邪恶里前进,被他的种种肉体情欲引至生命的绝望之中。为此缘故,天主的独生子,万世以来天主父的圣言,生命与不朽之源,光照了我们这些坐在黑暗和死影中的人。祂由圣神和圣童贞取了肉躯,给我们显示了像天主一般的生活方式;并赐给我们神圣的诫命,给那些按这些诫命生活的人应许了天国,对那些违反诫命的人,以永罚警告他们。祂承受了具有拯救意义的苦难,自死者中复活,赐我们复活与永生的希望。借着服从,祂撤销了原祖之罪的判罚;以死亡摧毁了死亡的大能,以致「就如在亚当内,众人都死了,照样,在基督内,众人都要生活」(格前15:22)。祂升了天,坐在父的右边,派遣圣神作为生命的保证,启迪并圣化我们的灵魂,帮助那些为自己的得救而努力遵守主的诫命的人。简言之,这就是主降生成人的目的。

弟兄:神父,我应遵守什么诫命,好能借着守诫命而得救?我希望听到你只用一句话来回答我。

长老:主复活后亲自对宗徒们说:「你们要去使万民成为门徒,因父及子及圣神之名给他们授洗,教训他们遵守我所吩咐你们的一切。」(玛28:19-20)因此,凡是主所命令的,每一个因施予生命、使人神化的圣三之名受洗的人都必须遵守。为此缘故,主将正确的信仰与遵守所有诫命结合在一起:他知道,守一条诫命,而不守其它诫命,并不能拯救人。因此,具有正确信仰的达味向天主说:「我以你的一切诫命为正直,憎恶所有的邪恶途径。」(咏119:128)主颁赐给我们的诫命就是为了对抗邪恶途径,如果略去它们中的一条,必定引人进入相反的邪恶途径。

弟兄:神父,有谁能守全部的诫命呢?因为诫命的数目如此众多。

长老:那些效法主,跟随他的足迹的人能。

弟兄:谁能效法主呢?虽然他降生成人,但主是天主。而我只是一个人,一个罪人,受千百种情欲的奴役。我如何能效法主呢?

长老:那些受物质奴役的人决不能效法主。但是,那些说「看,我们舍弃了一切跟随你」(玛28:19-20)的人,他们领受了效法主及妥善遵守主的诫命的能力。

弟兄:那是什么样的能力?

长老:请听他说:「看,我已经授予你们权柄,使你们践踏在蛇蝎上,并能制伏仇敌的一切势力,没有什么能伤害你们。」(路10:19)

领受了同一能力和权柄的保禄说:「你们该效法我,如我效法了基督一样。」(格前11:1)「今后为那些在基督耶稣内的人,已无罪可定,他不随从肉性,而随从圣神生活。」(罗8:1,4)「凡属于耶稣基督的人,已把肉身同邪情和私欲钉在十字架上了。」(加5:24)「世界于我已被钉在十字架上了;我于世界也被钉在十字架上了。」(加6:14)

达味在预言中论及这权柄和助佑说:「你这在至高者护佑下居住的人,你这在全能者荫庇下居住的人,请向上主说:我的避难所,我的碉堡,我的天主,我寄望于你。」(咏90:1-2)稍后,他又说:「你可在狮子和毒蛇身上经过,你可践踏在猛狮和毒龙身上。因为他必为你委派自己的天使,在你行走的每条道路上保护你。」(咏90:13,11)对那些被交于淫欲、热爱物质的人,请听主对他们说:「谁爱父亲或母亲超过我,不配是我的。」(玛10:37)接着,主又说:「谁不背起自己的十字架跟随我,不配是我的。」(玛10:38)因此,凡是想要做主的门徒、被认为相称于主、由主那里领受对抗邪神的能力的人,他就要使自己离开肉身的执着,由自己身上脱去所有世俗的情欲。他就这样为了遵守主的诫命与不可见的敌人斗争,如同主亲身为我们所立的榜样,他在旷野里受魔王的试探,回到人群中后,又受邪魔的试探。

弟兄:但主的诫命如此众多,神父,谁能记住全部诫命,好能努力遵守呢?特别象我这样一个记性不好的人。我希望听到简短的解释,好让我记住,并因此而得救。

长老:虽然诫命有许多,弟兄,但是用一句话把它们总结起来就是:「你应当全力、全心爱上主,你的天主。你应当爱近人如你自己。」(参阅谷12:30)凡是努力持守这话的人也就遵守了全部诫命。如前面所说的,没有一个不使自己与情欲和世俗之事分离的人,能真正爱天主爱邻人的。的确,同时关心属物质的事物和天主,是绝对不可能的。主是这样说的:「没有人能事奉两个主人;」他还说:「你们不能事奉天主而又事奉钱财。」(玛6:24)只要我们的心还贪着于此世的事物,就是它们的奴隶,它就轻视违犯天主的诫命。

弟兄:神父,你指的这些事物是什么?

长老:食物、金钱、财富、称誉、亲友及其它。

弟兄:但是,神父,难道不是天主造了这些事物吗?难道不是他将它们赐予世人使用吗?何以他又命我们不要贪着它们呢?

长老:很明显,天主造了它们,并把它们赐予世人使用。是的,凡天主所造的一切都是美好的,为使我们这些使用他们的人能取悦于天主。但是,由于我们的软弱及倾向物质的心,我们却喜爱世俗的事物超越爱的诫命之上;尽管对每个人的爱应超越一切可见事物(甚至肉身)之上,我们却贪恋世物超过天主的诫命。正如主自己在福音中所显示的,我们爱天主的标记就是:「凡爱我的人,」他说,「就要遵守我的命令。」(参阅若14:15)这条诫命是什么呢?如果我们遵守它,我们就爱天主。请听主说:「这是我的命令:你们该彼此相爱。」(参阅若15:12)你看到了吗?这种彼此相爱使爱天主坚固,律法的满全就在于此。(参阅罗13:10)主命凡是真正渴望做他的门徒的人不要贪恋世事,却要弃绝自己的一切财产,原因就在于此。

  八

弟兄:神父,你既说我们必须爱每个人,超过一切可见事物(甚至肉身),我如何能爱憎恨拒绝我的人呢?假如他嫉妒我,想要辱骂我,设下陷阱想要戏弄我,我如何能够爱他呢?神父,对我而言,似乎这在本性上是不可能的,正如受到忧伤自然迫使人拒绝使人忧伤的人。

长老:对受本能驱使的爬虫和野兽,不管什么骚扰它们,都要让它们尽其所能不予回避,这确是不可能的。但是,对于那些按天主的肖像所造、受理智驱使并由天主领受律法的人而言,不拒绝那些导致忧伤的人并爱那些憎恨他们的人,这是可能的。因此,当主说:「你们当爱你们的仇人,当对恨你们的人行善」(参阅玛5:44)及其后的话语,他并不是在命人做不可能的事,显然是要人做可能的事。否则,他就不会指责违犯此命的人了。主亲自阐明它,并以自己所做的把它显示给我们。因此,他的门徒也都至死努力爱自己的近人,热切为那些杀害自己的人祈祷。但是,由于我们热爱属物质的事物,贪爱逸乐,爱它们超过诫命,因此,我们不能爱那些恨我们的人;因为这些事物,我们宁愿拒绝爱我们的人,所倾向的比野兽和爬虫更糟。我们不能够追随天主的足迹,不认识他的圣意,好使我们得以领受力量,原因即在于此。


 

弟兄:神父,你看,我抛下所有──亲戚、财富、奢华以及世上的良善意见;在此生,除了我的肉身,我什么也没有;但即使我事实上强迫自己不要为了恶而重返恶,我仍无法爱那些恨我拒我的人。请告诉我,为发自内心地爱他,或要我事实上爱凡是给我制造麻烦或致力于以种种方式反对我的人,我应如何做呢?

长老:要一个人仅凭自己去爱使自己的痛苦的人是不可能的,即使他以为自己已弃绝了属世之物,除非他真认识主的圣意;但是,若借着主的恩赐,使他能认识主的圣意,并借此而热诚生活,那么,他就也能发自内心地爱那些恨他烦他的人,如同宗徒认识主的圣意之后所做的那样。

弟兄:主的圣意是什么?神父,求你让我知道。

长老:如果你想认识主的圣意,就要认真细听。我们的主耶稣基督,按本性是天主,因他的仁慈,屈尊成人,如宗徒所说,生于女人,生于法律之下,他像人一样地遵守诫命,借此得以撤销古时亚当所受的诅咒。现在,主知道全部的法律与先知就在于两条法律诫命──「你要全心爱上主你的天主,及爱近人如你自己。」(参阅玛22:37-40)因此,他至始至终热切地以人的方式遵守这两条诫命。

但是,魔鬼(牠从起初就欺骗人,因而具有死亡的能力)看到作为人的主耶稣在受洗时得到父的作证,与他同一性体的圣神从天降在他身上。魔鬼还看到主进入旷野受牠的试探。于是,魔鬼就召集了自己全部的军队对抗基督,以为牠可以用某种方式使基督爱世界上的东西甚于爱天主。由于魔鬼知道有三样东西可以影响人──我指的是食物、金钱及名誉,牠也就是借着这些东西引人落入毁灭的深渊的──牠以同样的三样东西在旷野里试探基督。但是我们的主战胜了它们,命魔鬼退到他后面去。

 

十一

这就是爱天主的记号。魔鬼不能以自己的许诺劝说基督违犯这一诫命。于是,魔鬼利用邪恶的犹太人和牠自己的阴谋,诱惑基督回归社会后违犯爱近人的诫命。为此缘故,当主教导生活的方式、实际地示范天上的生活方式时,当主宣讲死人的复活、向信徒应许永生与天国、以永罚警诫不信者时,当主为了确证自己所说的、施行非同寻常的属神征兆邀请群众相信时,那心怀恶意的无耻之徒(魔鬼),出于自己的诡计,激起邪恶的法利塞人和经师反对基督,为使基督憎恨这些阴谋者。魔鬼以为基督不能忍受他们的阴谋诡计,因此,魔鬼努力通过使主违犯爱近人的诫命,实现其邪恶目的。

十二

但是主既是天主,他洞悉魔鬼的图谋;也不憎恨那些受怂恿的法利塞人──他既是本性良善者,如何能憎恨人呢?相反,基督出于对人的爱反击怂恿者:他告诫,批评,指责,痛斥,向受怂恿者不断行善,那些人尽管能够抵抗,却由于懈怠而心甘情愿地容忍怂恿者。受到中伤,他却恒久忍耐;遭受苦难,他却耐心忍受;向他们显示种种爱行。他就这样以自己对那些受怂恿者的慈爱回击怂恿者──这是多么矛盾的争战啊!他阐述了爱,而非恨,以美善赶走了邪恶之父。他忍受了他们如此邪恶的攻击,正是因为爱的实践,更确切地说,作为人,他为了他们抗争至死实践了爱的诫命。在他获得了对魔鬼的彻底胜利后,为我们用复活给自己加冕。就这样,新亚当更新了旧亚当。天主的宗徒说:「你们该怀有基督耶稣所怀有的心情」(斐2:5),及之后的话,所说的就是这。

十三

这就是主的意图,作为人,他至死服从父,为我们恪守爱的诫命;他回击魔鬼,受到魔鬼所怂恿的人──经师和法利塞人──所发起的攻击。就这样,他故意被征服,借此,从那希望征服并夺取世界者的领域中征服了他。基督以此方式「由于软弱而被钉在十字架上」(格后13:4)。借此软弱,基督杀死了死亡,「毁灭了那握有死亡的权势者──魔鬼」(希2:14)。按此方式,保禄也是软弱的,彷佛这话是对他自己所说,但却「夸耀他的软弱,好叫基督的德能常在他身上。」(格后12:9)。

十四

保禄意识到这是什么样的一种胜利,他在写给厄弗所人的书信中说:「我们战斗不是对抗血和肉,而是对抗率领者,对抗掌权者」(弗6:12),及之后的内容。他说要穿上正义的铠甲,戴上望德的头盔,拿起信德的盾牌,手持圣神的利剑,好使他们能以此扑灭恶者的火箭,他们所穿戴的全副武装都是为了能与不可见的敌人争战(参弗6:11-17)。保禄以行动表明战斗的方式说:「所以我总是这样跑,不是如同无定向的;我这样打拳,不是如同打空气的;我痛击我身,使它为奴,免得我给别人报捷,自己反而落选。」(格前9:26,27)「直到此时此刻,我们仍是忍饥受渴,衣不蔽体,受人拳打,居无定所。」(格前4:11)除此之外,「……劳碌辛苦,屡不得眠;忍饥受渴,屡不得食;忍受寒冷,赤身裸体。」(格后11:27)

十五

在这一战斗中,保禄对抗在肉身内激起逸乐的魔鬼,以自己肉身的软弱将魔鬼逐出。为对抗那些挑起仇恨者,对抗那些因此而激起人们更不注意虔诚之人者(在这种诱惑的冲击下,他们得以更憎恨虔诚者,违犯爱的诫命),保禄再次以行动给我们指出了胜利的方式,他说:「被人咒骂,我们就祝福;被人迫害,我们就忍受;被人诽谤,我们就劝戒;直到现在,我们仍被视为世上的垃圾和人间的废物。」(格前4:12,13)因此,魔鬼激起咒骂、诽谤和迫害,好在他内激起对咒骂者、诽谤者和迫害者的憎恨,牠们的目的就是使人违犯爱的诫命。然而宗徒对魔鬼的意图却洞若观火,他祝福咒骂者,忍受诽谤并要诽谤者远离做这些事的魔鬼、接近美善的天主。他以这种战斗保护自己对抗魔鬼的这些诡计,不断效法救主以善胜恶。因此,他和其它宗徒使整个世界脱离魔鬼,使世界接近天主;他们以退让克胜了想要战胜他们的魔鬼。弟兄,如果你也抱持这一目的,你就也能爱些恨你的人;否则,你绝不可能爱他们。

 

十六

弟兄:神父,的确就是这样的。正是为此原因,当主受到诽谤和打击,承受来自犹太人的痛苦时,他忍受了,因犹太人的无知受骗而同情他们。因此,当他还在十字架上时,说:「父啊,宽赦他们罢!因为他们不知道他们做的是什么。」(路23:34)他在十字架上战胜了魔鬼及其党羽的阴谋诡计;为了爱的诫命与他们斗争,如你所说,他甚至斗争至死;他将自己对他们的胜利赐给了我们。他释放了死亡的权能,把自己的复活生命赐给整个世界。神父,但求你为我祈祷,使我能有力量圆满地认识主和他门徒的意图,使我在受诱惑时能头脑清醒,识破魔鬼及其党羽的诡计。

十七

长老:如果你总是留意上面所说的,你就能识破(魔鬼的诡计);如果你知道正如自己受到诱惑,同样你的弟兄也受到诱惑;你就会原谅受试探者,拒不回应魔鬼的诡计,对抗想要引你憎恨受诱惑者的诱惑者──魔鬼。这就是天主的兄弟雅各伯在大公信函中所说的:「所以,你们要服从天主,对抗魔鬼,魔鬼就必逃避你们。」(雅4:7)如前所述,如果你清醒而又不断地留意前面所说的这些,你就会认识主和他的门徒的意图:热爱世人,当他们跌倒时要同情他们,借着爱不断对抗邪恶的魔鬼。但是,如果我们温和、疏忽而又懈怠,混淆了我们的理智与肉欲享乐,我们就不与魔鬼争战,反而在和我们自己和我们的弟兄争战;由此,我们就是服侍魔鬼,为他们与人战斗。

十八

弟兄:神父,确实如此。由于我的疏失,魔鬼总是伺机反对我。因此,神父,求你告诉我,我应如何不断保持警醒。

长老:完全不要留意世事,不断默想圣经,这能使灵魂敬畏天主;敬畏天主使人警醒。于是,灵魂开始明了魔鬼借着人灵的思想与他争战,开始反击。达味论到这些说:「我的眼卑视我的仇敌。」(咏53:9)宗徒之长伯多禄也论及这一争战,以唤醒门徒:「你们要节制,要醒寤,因为,你们的仇敌魔鬼,如同咆哮的狮子巡游,寻找可吞食的人;应以坚固的信德抵抗他。」(伯前5:8-9)主说:「醒寤祈祷罢!免陷于诱惑。」(玛26:41)训道者说:「若当权者向你生气,你不可离弃岗位。」(训10:4)你的思想所居留的岗位就是德行,也是认识天主及敬畏天主。受人仰慕的宗徒极其警醒而又勇敢地争战,说:「我们固然是在血肉中行事,却不是按照血肉而交战,因为我们作战的武器,不是属于血肉的,而是凭天主有力的武器,足以攻破坚固的堡垒:攻破人的诡辩,以及一切为反对天主的知识所树立的高寨,并掳获一切人的心意,使之服从基督;并且我们已准备停当,及至你们完全服从时,来惩罚一切的不服从。」(格后10:4)因此,如果你效法圣人们,勤勉地将自己献于天主,你就会思想警醒。

 
 
十九~二十六
浏览次数:232 更新时间:2011-12-13
  
十九

弟兄:神父,为不断将自己献给天主,人应做什么?

长老:除非理智具有爱德、自制及祈祷三种德行,是不能圆满地将自己献给天主的。爱德驯服愤怒;自制平息肉欲;祈祷使理智离开所有思想,将理性赤裸裸地呈现于天主本身。这三种德行包含所有德行;没有它们理智就不能将自己献于天主。

二十

弟兄:神父,我恳求你,求你教导我,爱德是如何驯服愤怒的?

长老:确实如此,正如我们所说的,它就在于待人仁慈、向邻人行善、对他恒久忍耐,忍受他对你的攻击。借着这些方式,爱德驯服了为愤怒所把握的人。

弟兄:爱德所作的决不是小事。能这样行的人确实是有福的。但是,我却远远不能。神父,我还要恳求你:请告诉我,什么是恒久忍耐?

 

二十一

长老:在逆境中坚持不懈,承受恶事,忍受试探直到试探终结,不因故发怒,不说愚蠢的话,不猜疑或不思考任何使人成为不敬畏天主者的事,如经上所说:「忍耐的人暂时容忍,最后必有喜乐的酬报。他暂时缄默不言,以后许多人的唇舌,却要称扬他的明智。」(德1:29-30)

二十二

这些就是恒久忍耐的标志。的确,以为自己是试探的原因,这也合宜地被归为恒久忍耐。也许这就是事物的存在方式。事实上,有许多事情临到我们身上,是为了训练我们,或是为了除掉过去所犯的罪,或是为了改正目前的疏忽,或是为了阻止未来的罪行。若人以为试探临于他是为了这些原因之一,他受试探的攻击时,特别是当他意识到自己的罪恶时,就不会感到苦恼。他不会指责试探借以临于他的那人;因为无论试探是通过这人还是那人临于他身上的,他都必须饮尽天主的审判之爵。他却仰赖天主,感谢那位赐予宽恕者;他责斥自己,发自内心地接受惩戒,就像达味对史米、乔布对妻子所做的那样(参阅撒下16:10,约2:10)。愚昧的人经常祈求天主赐以仁慈,但当仁慈来临时却又不接受,因为,实际上,仁慈的来临并不按他的意愿,而是按灵魂的医生认为合适的时候才降临。于是,他毫不留意,陷于混乱之中:时而向人发怒,时而亵渎天主;他只表现出自己缺乏感觉,只接受棍棒的教训。

二十三

兄弟:神父,说得好;但是,我求你也告诉我:自制是如何平息情欲的?

长老:事实上,自制使人离开每一件并非必需却会造成享乐的事物。它只许可人享有生活所必需的东西,不追求享乐之事,只追求有益之事,只吃喝必须的饮食,不给肉体幽默的借口与人说笑,是为保存肉身的生命使它不受与人交结而丧亡的危害。节制就是以这种方式平息欲火的。相反,过量的饮食享乐伤害肠胃,激起可耻的情欲,驱使整个人像野兽一样地放纵情欲。这样,眼睛毫不羞耻,双手毫不检点,口说诱人的话语,耳听愚昧的讯息;思想蔑视天主,灵魂故意犯奸淫,使身体做法律不许可的事。

二十四

兄弟:是的,神父,事情确实是这样的。但我求你也教导我祈祷,它是如何使心智离开一切思想的?

长老:思想直接指向事物。一些事物是感官可以感觉得到的,而另一些则是精神性的。心智停留在这些事物上,把自己对他们的思想加在上面。然而,祈祷的恩宠则使心智与天主结合。当心智与天主结合,就离开了所有思想。于是,心智只与天主联合,变得如同天主一般。这样,它向天主要求合宜之事,它的祈祷决不会不被应允。因此,宗徒命人「不断祈祷」(得前5:17),就是使我们的心智毫不间断地与天主结合,我们就能逐渐摆脱我们对物质事物的执着。

二十五

兄弟:心智如何能不断的祈祷呢?因为诵念圣咏、阅读圣书,服务以及偶而的聚会,许多思想和情景都会使我们分心,中断祈祷。

长老:圣经不会命人做不可能的事,因为宗徒自己既诵念圣咏,也阅读圣书,也服务,同时也在不断地祈祷。因为不断祈祷就是让心智保持极大的敬意,通过渴望与天主紧密结合,一直将希望寄于祂,在一切事上──无论是在我们的行动上,还是在所临于我们的事上──都在祂内大有勇气。宗徒说:「谁能使我们与基督的爱隔绝?是困苦吗?是窘迫吗?……无论是死亡,是生活,是天使……都不能使我们与天主的爱相隔绝。」(罗8:35,39)以及「我们在各方面受了磨难,却没有被困住;绝了路,却没有绝望;被迫害,却没有被舍弃;被打倒,却没有丧亡;身上时常带着耶稣的死状,为使耶稣的生活也彰显在我们身上。」(格后4:8-10)所说的正是这种素质。

 

二十六

宗徒们就是凭借着这种素质不断祈祷的。正如我们所说的,这是因为他在所有行动及所有临于他的事上都将希望寄于天主。为此缘故,所有圣人在他们所遇到的困苦中总是欢欣踊跃,为能习惯天主的爱。为此缘故,宗徒说:「所以我甘心情愿夸耀我的软弱,好叫基督的德能常在我身上。为此,我为基督的缘故,喜欢在软弱中,在凌辱中,在艰难中,在迫害中,在困苦中。」之后,他进一步说:「因为我几时软弱,正是我有能力的时候。」(格后12:9-10)但我们这些可怜的人却有祸了,因为我们离弃了诸圣教父的道路,为此缘故,我们在所有属灵工作上都是贫乏的。
 
 
 
 
 
二十七

兄弟:神父,为何我没有痛悔之心?

长老:因为在我们眼前没有对天主的敬畏,因为我们已变成所有邪恶的栖身之地,为此原因,我们只要一想起天主令人畏惧的惩罚就加以轻视。因为当人听到梅瑟以天主的口吻论及罪人的话语时,有谁会不感到痛悔呢?他说:「我的怒火一燃起,必烧到阴府的深底,吞灭大地及其出产,焚毁山岳的基础。我要将灾祸不断加在他们身上,向他们射尽我的箭矢。」(申32:22-23)「我一磨亮我的刀剑,我一掌握裁判权,必向我的敌人雪恨,对恨我的人报复。」(申32:40)你要听依撒意亚的呼吁:「谁会告诉你『烈火燃烧』呢?谁会告诉永恒之地呢?」(依33:14)「你们必要在你们所点的火焰里行走!」(依40:11)「他们要出去看那背叛我的人的尸体;他们的虫决不会死,他们的火总不会灭;他们将为一切有血肉的人看见。」(依66:24)你还应听听耶肋米亚所说的:「黑暗来临以前,在你们的脚还没有在黑暗中撞在山石上以前,应将光荣归于上主你们的天主。」(耶13:16)「你们愚昧无知,有目不见,有耳不闻的人民,请听听这话:你们不敬畏我吗?──上主的断语──你们在我面前不战栗吗?是我堆积了沙石作海的界限,作为它永不能越过的界限。」(耶5:21-22)「是你的罪恶惩罚你,是你的不忠责斥你,那么你应该明白觉察:离弃上主你的天主,对我没有敬畏,是如何邪恶和痛苦的事──我主万军上主的断语。我种植你时,原是精选的葡萄,纯粹的真种子;你怎么竟给我变成坏树,成了野葡萄?」(耶2:19,21)「我从没有与欢笑者同坐;在你手的临在之地,我感到敬畏:我独自坐着,因为我满怀悲痛。」(耶15:17)

当人听了厄则克耳所说的话时,有谁会不战栗呢?他说:「现今我就快要向你发泄我的愤怒,在你身上尽泄我的怒火,要按照你的行为裁判你,按照你所有的丑行报复你。我的眼决不怜视,一点也不顾惜;这样,你们必承认我是上主。」(则7:8-9,4)

在听了达内尔对可怕的审判之日所做的明确描述之后,有谁不会感到痛悔呢?他是这样说的:「我──达内尔──观望,直到安置了宝座,上面坐着一位万古常存者,他的衣服洁白如雪,他的头发洁白如羊毛,他的宝座好似火焰,宝座的轮子如同烈火。一道火河涌出,从他面前流下,有千万服事他的,有亿兆侍立在他面前的,审判者已坐堂,案卷已展开。」(达7:9-10)「我仍在夜间的神视中观望:看见一位相似人子者,乘着天上的云彩而来,走向万古常存者,遂即被引到他面前。他便赐给似人子者统治权、尊荣和国度,各民族、各邦国及各异语人民都要侍奉他;他的王权是永远的王权,永存不替,他的国度永不灭亡。我达内尔,因此心中忧愁,我所见的异象使我烦乱。」(达7:13-15)

二十八

听了达味所说的话后,有谁会不恐惧呢?他说:「天主说过一次,我确实也听过两次:威能属于天主;我主,慈爱也非你莫属,因你按照各人的行为,予各人以报酬。」(咏62:12-13)训道者这样说:「总而言之:你应敬畏天主,遵守他的诫命,因为这是众人的义务。因为天主对一切行为,连最隐秘的,不论好坏,都要一一审判。」(训12:13-14)

二十九

同样,当人听到宗徒说了同样的话语时,有谁不会战惊呢?他说:「我们众人都应出现在基督的审判台前,为使各人藉他肉身所行的,或善或恶,领取相当的报应。」(格后5:10)

又有谁不会为我们的不信及我们灵魂的瞽盲而忧伤呢?因为虽然我们听到所有这些事情,却不悔改,痛哭我们自己的粗心大意及懒惰。耶肋米亚预见到这些,说:「那怠慢执行上主工作的,是可咒骂的。」(耶48:10)若我们关心我们灵魂的救恩,我们就会因主的话语而战惊,渴望好好遵守祂的诫命——我们确实是借着它们得救的。但是,当我们听到主说:「你们要从那进入生命的窄门进去。」但我们却宁愿「从进入丧亡的宽门和大路」(参阅玛7:13,14)。因此,当祂从天降来审判生者死者时,我们听到:「可咒骂的,离开我,到那给魔鬼和他的使者预备的永火里去罢!」(玛25:41)

三十

我们听到这话并不是因为我们行了恶,而是因为我们没有关心良善高尚之人,也没有爱我们的邻人。如果我们由于心灵的疏忽大意,还行了恶,在那一天,我们应如何忍受啊!「不可奸淫,不可偷盗,不可杀人。」至于其余的诫命,主已借着梅瑟在古时向你讲述了;祂知道为基督徒的成全而言,仅仅遵守这些是不够的,主说:「除非你们的义德超过经师和法利塞人的义德,你们决进不了天国。」(玛5:20)因此,祂总是嘱咐人要圣化灵魂(身体也借此而圣化),也要真爱世人。借此两者,我们能真正爱主。同样,祂将自己赐予我们,作为榜样,直至死亡,也将祂的门徒给予我们,正如经上所说的那样。

三十一

我们有这样的一位榜样,却又如此疏忽,在那一天,我们要如何辩解呢?我们领受了如此伟大的恩宠却又粗心大意,充满一切邪恶。耶肋米亚为我们而忧伤。他说:「恨不得我的头变成水源,我的眼化为泪泉,好能日夜哭泣这人民!」(耶8:23) 我还听到梅瑟谈论我们说:「雅各伯吃肥了,耶叔戎吃胖了,会踢人了。——的确,你胖了,肥了,饱满了。——他遂抛弃了造他的天主,轻视了天主,他的救主。」(申32:15)米该亚哀叹说:「我有祸了!虔敬人从地上消逝了,人间竟没有一个正直人;人人都迫害自己的邻人,他们的手准备作恶。」(米7:1-3)圣咏作者说:「上主,求你拯救,因为现在已没有圣徒了,真理在世人之子中也已绝迹不见了。」(咏11:2)

 

三十二

宗徒也像先知一样,为我们哀伤,说:「人人都离弃了正道,一同败坏了;没有一人行善,实在没有一个;他们的咽喉是敞开的坟墓,他们的舌头说出虚诈的言语,他们的双唇下含有蛇毒;他们满口是咒言与毒语;在他们的行径上只有蹂躝与困苦;和平的道路,他们不认识;他们的眼中,没有敬畏天主之情。」(罗3:12-14,16-18)因此,当他展望未来之事时,就给弟茂德写信论到我们现今生活的邪恶取向说:「你应知道:在末日,困难的时期必要来临,因为那时人只爱自己、爱钱、矜夸、骄傲、谩骂、不孝顺父母、忘恩、负义、不虔敬、无慈爱、难和解、善诽谤、无节制、无仁心、不乐善、背信、卤莽、自大、爱快乐胜过爱天主。」(弟后3:1-4)

因此,我们有祸了,因为我们罪大恶极。你告诉我,我们中有谁无份于上述邪恶?难道预言没有在我们身上应验吗?难道我们不贪饕吗?难道我们不全都热爱享乐吗?难道我们不全都凶狠残暴吗?难道我们不全都心怀愤怒吗?难道我们不全都心怀恶毒吗?难道我们不全都是背离一切德行的人吗?难道我们不全都是辱骂者吗?难道我们不全都喜爱嘲讽他人吗?难道我们不全都匆忙草率吗?难道我们不憎恨我们的弟兄吗?难道我们不喜自吹自擂吗?难道我们不全都骄傲自大吗?难道我们不全都贪慕虚荣吗?难道我们不全都假冒为善吗?难道我们不全都虚假诡诈吗?难道我们不全都嫉妒成性吗?难道我们不全都蛮横成性吗?难道我们不全都冷淡倦怠吗?难道我们不全都反复无常吗?难道我们不全都偷懒闲散吗?难道我们不全都疏忽救主的诫命吗?难道我们不全都充满罪恶吗?我们岂不将天主的殿变成偶像的殿吗?我们岂不将圣神的居所变作邪神的居所吗?我们岂没有呼求使人相信的天主父吗?我们岂不将天主之子变成地狱之子吗?我们现在拥有基督的伟大名字,难道我们没有变得比犹太人更坏吗?但愿人们听到真理后不要义愤填膺。因为他们是违犯律法者,他们说:「我们只有一个父亲:就是天主。」(若8:41)但他们却听到救主说:「你们是出于你们的父亲魔鬼,并愿意追随你们父亲的欲望。」(若8:44)

 

三十三

我们这些触犯律法者,又怎会不听到祂不对我们说出同样的话来呢?宗徒确实说那些受圣神引导的人是天主之子:「因为凡受天主圣神引导的,都是天主的子女。」(罗8:14)我们这些受死亡领导的人怎能被称为天主之子呢?「因为肉身的智慧就是死亡。」(罗8:6)但那些被圣神带领的人则彰显出圣神的果实。因此,我们要认识圣神的果实:「圣神的效果却是:仁爱、喜乐、平安、忍耐、良善、温和、忠信、柔和、节制。」(迦5:22,23)在我们内有这些果实吗?反之,我们岂不拥有与它们相反的果实吗?那么,我们怎能被称作天主之子呢?恰恰相反。因为受造物的出生与生他的受造物相像。主明白地这样说:「由神生的属于神。」(若3:6)但我们成了血肉凡夫,为相反圣神的欲望所燃烧,因此,我们听到主说:「因为人既属于血肉,我的神不能常在他内。」(创6:3)那我们又怎能被称为基督徒呢?在我们内根本就没有什么是属于基督的。

三十四

现在,也许有人会说:我有信德,在我内的信德足以使我得救。但是雅各伯却对你的这一观点加以反驳,说:「连魔鬼也信,且怕得打颤。」(雅2:19)他还说:「信德没有行为,自身便是死的。」(雅2:17)行为若无信德亦然。那么,我们是以何种方式信祂的呢?我们在未来之事上相信祂,在短暂的今生之事上却不信祂,因此我们沉浸于物质之事内,在血肉情欲中度生。难道不是这样吗?但是,那些真正相信基督的人,借着遵守诫命,使基督完全住在他们内,他们这样说:「我生活已不是我生活,而是基督在我内生活;我现今在肉身内生活,是生活在对天主子的信仰内;他爱了我,且为我舍弃了自己。」(迦2:20)为此缘故,当他们为了众人的救恩为基督受苦时,他们就如同真实效法基督者及真正恪守基督的诫命者那样,说:「被人咒骂,我们就祝福;被人迫害,我们就忍受;被人诽谤,我们就劝戒。」(格前4:12,13)实际上,他们听到主说:「应爱你们的仇人,善待恼恨你们的人;应祝福诅咒你们的人,为诽谤你们的人祈祷。」(路6:27,28)借着他们的言行,在他们内工作的基督被彰显了出来。

但是,我们由于行相反祂的全部诫命的事,因此充满种种不洁。为此缘故,我们不再是天主的圣殿,反而成了交易的场所;不再是祈祷之所,反而成了贼窝;不再是神圣的民族,反而成了罪恶的民族;不再是圣洁的苗裔,反而成了邪恶的后代;不再是天主之子,反而成了不法之子,因为我们抛弃了主的诫命,以我们不洁的情欲服事恶神,激怒了以色列的圣者。

三十五

因此,伟大的依撒意亚为我们难过高呼,因为他想要在我们跌倒的时候帮助我们,他说:「你们为什么还继续叛逆,再遭受打击呢?整个头已患了病,整个心已经憔悴;从脚掌直到头顶已体无完肤,尽是创痍、伤痕和新的伤口;没有挤净,没有包扎,也没有软膏滋润。」(依1:5-6)先知接着说什么呢?「仅存的熙雍女儿,有如葡萄园里的茅舍,胡瓜园中的草庐,被围困着的城市。」(依1:8)宗徒也提到我们灵性的荒芜,说:「他们既不肯认真地认识天主,天主也就任凭他们陷于邪恶的心思,去行不正当的事,充满了各种不义、毒恶、贪婪、凶残、满怀嫉妒、谋杀、斗争、欺诈、乖戾;任凭他们作谗谤的、诋毁的、恨天主的、侮辱人的、高傲的、自夸的、挑剔恶事的、忤逆父母的、冥顽的、背约的、无情的、不慈的人。他们虽然明知天主正义的规例是:凡做这些事的人,应受死刑;但他们不仅自己做这些事,而且还赞同做这些事的人。」(罗1:28-32)因此,「天主任凭他们随从心中的情欲,陷于不洁,以致彼此玷辱自己的身体。」(罗1:24)宗徒在此之后说了些什么?他说:「天主的忿怒,从天上发显在人们的各种不敬与不义上。」(罗1:18)

三十六

主也宣告了灵魂的这一荒凉说:「耶路撒冷!耶路撒冷!你常残杀先知,用石头砸死那些派遣到你这里来的人。我多少次愿意聚集你的子女,有如母鸡把自己的幼雏聚集在翅膀底下,但你却不愿意!你看罢!你们的房屋必给你们留下一片荒凉。」(玛23:37-38)此外,依撒意亚看到我们自许为修士的人只在肉身上事奉,却轻视灵性的事奉,由此而骄傲自满,因此,他说:「索多玛的统治者,请听上主的话!哈摩辣的百姓,请听天主的训示:你们为什么向我奉献那么多的牺牲──上主说:我已饱餍了公羊的燔祭和肥犊的脂膏;牛犊、羔羊和山羊的血我已不喜欢;你们来见我的面时 ,谁向你们要求了这些东西?这简直是蹂躝我的殿院。不要再奉献无谓的祭品!馨香已是我所憎恶;月朔、安息日、集会、斋戒和盛大的宴会,我已都不能容受。我的心痛恨你们的月朔和你们的庆节,它们为我是种累赘,使我忍无可忍。你们伸出手时,我必掩目不看;你们行大祈祷时,我决不俯听,因为你们的手染满了血!」(依1:10-15)因为,事实上,「凡恼恨自己弟兄的,便是杀人的。」(若一3:15)因此,任何修行生活或实践,若没有爱,对天主而言,就是陌路人。

三十七

为此缘故,依撒意亚也谴责了我们的假冒伪善,说:「这民族用嘴唇尊敬我,他们的心却是远离我。」(玛15:8;依29:13)我们的主论那些心存不悦的法利塞人所说的,在我听来也是论我们这些当代的假善人的,我们领受了如此众多的恩宠,却比他们更糟。我们「把沉重而难以负荷的担子捆好,放在人的肩上,自己却不肯用一个指头动一下」(玛23:4),岂不是真的这样吗?难道我们所做的一切工作不都是为叫人看吗?(玛23:5)难道我们不是喜爱筵席上的首位,会堂中的上座;喜爱人在街市上向我们致敬,称我们为「辣彼」吗?(玛23:6-7)若有人不将这些东西慷慨地给予我们,我们就要与他们奋战至死。难道我们没有「拿走了智识的钥匙」(路11:52),「给人封闭了天国」(玛23:13),我们不进去,也不让愿意进去的人进去吗?难道我们没有「走遍了海洋和陆地,为使一个人成为归依者;几时他成了,我们反而使他成为一个比我们加倍坏的『地狱之子』」吗?(玛23:15)难道我们不是「瞎眼的向导,滤出了蚊蚋,却吞下了骆驼」吗?(玛23:24)难道我们没有「洗擦杯盘的外面,里面却满是劫夺与贪欲」,确切地说是不节制吗?(玛23:25)难道我们没有「把薄荷、茴香及各种菜蔬捐献十分之一,反而将公义及爱天主的义务忽略过去」吗?(路11:42)难道我们没有「如同不显露的坟墓,外面叫人看来倒像义人,里面却满是虚伪、邪恶和一切不法」吗?(路11:44及玛23:28)难道我们不也修建殉道者的坟墓,装饰宗徒们的纪念碑,喜爱那些杀害他们的人吗?

有谁不会为我们这些具有如此禀赋的人哀哭呢?有谁不会为我们这些被俘掳的人而悲伤呢?因此,我们,天主的高贵之子,理当成为瓦器。黄金暗淡无光,纯银竟变了色。(哀4:1)因此,我们,比雪还要白的熙雍的纳匝肋人,竟成了埃塞俄比亚人;那些比奶还要白的人竟比墨汁还要黑。因此,我们的美丽容貌变得比炭更黑。(哀4:8)昔日我们饱享山珍海味,今日却满身粪土;我们的邪恶比索多玛的邪恶更甚。(参阅哀4:5-6)因此,我们这些白日之子与光明之子成了黑夜之子与黑暗之子。(参阅得前5:5)我们这些天国之子成了地狱之子。「至高者的子民,你们必要死亡像众人一样,必要消逝像任何王侯一样。」(咏81:6)因此,我们被「交在无法无天,邪妄无信的仇人手中」,我的意思是魔鬼手中,又被「交于一位不义和全世界最凶暴不仁的君王的中」。(达3:32)亦即交给他们的王侯,因为我们犯了罪,行了恶,违犯了我们的主天主的诫命,「践踏了天主子」,并将「盟约的血当作俗物」。(希10:29)

但是,主啊,「为了你的名,求你不要永远抛弃我们,也不要废除你的盟约」;我们在天上的父,因祢的怜悯,因祢独生圣子的慈悯,因祢的圣神的仁慈,「求你不要使你的仁爱离开我们」(达3:34,35)。「求你别向我们追讨祖先的恶行,以你的仁慈速来协助我们,因为我们实在是可怜万分。天主,我们的救主,为你名的光荣,协助我们,为了你的圣名,宽赦我们的罪过,拯救我们!」(咏78:8-9)求祢记得祢的独生圣子出于祂的慈爱由我们所取得、在天上为我们保存的初果,愿祂赐予我们对救恩的坚定望德,但愿我们不要因绝望变得更糟;这都是为了祂为世界的生命所倾流的宝血;为了祂的圣宗徒和殉道者,他们为了祂的圣名倾流热血;为了诸位圣先知、父老和圣祖,他们致力于取悦祢的圣名。上主,「求祢俯听我的祈求,不要永远把我们抛弃。」(咏54:2;43:23)因为这「不是因我们的正义,而只是依赖祢的大慈大悲。」(达9:18)因着祢的大慈大悲,祢保存了我们的种族。我们向祢的美善恳求,愿祢的独生圣子为我们的救恩所成就的奥迹,没有成为我们的审判,也没有将我们由祢面前抛弃。求祢不要厌恶我们的不堪,但「求祢按照祢的仁慈怜悯我,依你丰厚的慈爱,消灭我的罪恶。」(咏50: 3)除免我们的罪过,这样,当我们来到祢神圣荣耀的台前,得以不被定罪,愿我们堪当祢的独生圣子的保护,不像那些在自己的罪恶中行恶的奴隶那样,受到指责。是的,主啊,全能的上主,求祢俯听我们的恳求,因为除祢以外,我们不认识其它神明。我们呼求祢的圣名,因为祢在「在一切人身上行一切事」(格前12:6),我们众人由祢寻获助佑。上主,「如今求你从天垂顾,从你光荣的圣所俯视! 你的热爱,你的大能和你的同情心在那里呢﹖你丰盛的慈悲在哪里呢?」你允许我们沦落。「因为你是我们的父亲;亚巴郎虽不认识我们,以色列虽不记得我们,你上主,我们的父亲,求祢拯救我们」,因为「自古以来你的名」、祢的独生圣子及祢的圣神「就临于我们」。「上主! 你为什么让我们离开你的道路﹖」求祢不要以祢正义的棍杖惩罚我们。「你为什么使我们的心变硬而不敬畏你﹖」难道祢将我们抛弃在错误的自我管制中。上主,「求你转变你的仆人」,为了祢的圣教会,为了祢古时的所有圣人,「使我们得以继承祢圣山。我们的敌人蹂躏了你的圣所。使我们成为起初的样子,那时,你既不统治我们,你的名也不召唤我们。」(依62:15-19)

三十八

「望你冲破诸天降下,诸山在你面前震荡。有如火怎样熔化金属,火也怎样烧毁你的敌人,好使你的敌人认识你的名,使万民在你面前战栗。因为你行了荣耀之事,群山在你面前震荡。是人耳朵从未听过,眼睛从未见过的,除你以外,没有一个神对依靠自己的人如此行事的。你是欢迎那些履行正义和纪念你道路的人;但是,看,你发了怒,我们仍犯罪如初。」(依63:19-64:4)确切地说,我们犯了罪,祢才发怒。「因此,我们做了错事,全都好像成了不洁的人,所行的正义好似染了经血的内衣,又似干枯的叶子;我们的罪恶好似狂风一般将我们卷去,没有一个呼求你名的,或记得要契合于你的,因我们的罪,你掩面不顾我们,将我们交出。如今,上主啊!你是我们的父亲;我们只是泥土,都是你手中的作品。上主啊! 不要严加忿怒,不要时常记念我们的罪恶;求你垂顾!我们都是你的子民。你的圣城熙雍都已成了荒地,耶路撒冷成了废墟。我们的圣殿成了诅咒,已被火焚烧,我们祖先赞颂的荣耀,我们所有的荣耀之事都已倒坍。上主,对这些事你还忍得住吗﹖你还缄默,重重难为我们吗﹖」(依64:5-12)

三十九

的确,这些事临到祢先前的百姓身上,作为典范和预像;但现在它们却在我们身上应验了。「我们竟成为我们邻居(魔鬼)的耻辱,作了我们四周的讥讽与玩物。」(咏78:4)因祢的圣名,求祢从天垂视,眷顾我们,拯救我们。求祢使我们明了我们敌人的诡计,拯救我们脱离他们的阴谋。求祢不要转身离去不再助佑我们,因为我们并不足够坚强能克胜敌人的对抗,但祢是大能的,能拯救我们免于一切仇敌。上主,求祢按祢的仁慈,由此世的困苦中拯救我们,使我们以纯洁的心渡过生命之海,使我们毫不染污、毫不败坏地站在祢令人敬畏的审判座前;那时,愿我们被判为堪当承受永生的人之列。

四十

听完所有这些话,弟兄为痛悔之情深深打动,他含着眼泪对长老说:

弟兄:神父,在我看来,我没有得救的希望。「因为我的罪过高出我的头顶。」(咏37:5)我恳求祢,请告诉我,我应如何做?

长老回答说:正如主自己所说:「为人这是不可能的;但为天主,一切都是可能的。」(玛19:26)因此,「让我们怀着痛悔之情,一齐到他面前,感恩赞颂,一齐伏地朝拜,向造我们的上主,屈膝示爱。因为他是我们的天主。」(咏94:2,6-7)让我们聆听祂借依撒意亚所说的话:「当你们回转悲叹时,就会得救。」(依30:15)又说:「难道上主的手短小而不能施救,或者他的耳朵沉重而不能听见吗?而是我们的罪孽,使我们与我们的天主隔绝;是我们的罪恶,使他掩面不肯俯听我们,使他不垂怜我们。」(依59:1-2)因此,主说:「你们应该洗涤,应该自洁,从我眼前革除你们的恶行,停止作孽,学习行善,寻求正义,责斥压迫人的人,为孤儿伸冤,为寡妇辩护。现在你们来,让我们互相辩论──上主说:你们的罪虽似朱红,将变成雪一样的洁白;虽红得发紫,仍能变成羊毛一样的皎洁。假使你们乐意服从,你们将享用地上的美物。这是上主亲口说的。」(依1:16-20)主又借着岳厄尔先知说:「你们应全心归向我,禁食,哭泣,悲哀!应撕裂的,是你们的心,而不是你们的衣服;你们应归向上主你们的天主,因为他宽仁慈悲,迟于发怒,富于慈爱,常懊悔降灾。」(岳2:12-13)祂对厄则克耳先知说:「人子,你应告诉以色列家族:你们曾这样说:『我的过犯和罪恶重压着我们,我们必因此消灭,我们还怎能生存?』你要告诉他们:我指着我的生命起誓──吾主上主的断语──我决不喜欢恶人丧亡,但却喜欢恶人归正,离开邪道,好能生存。以色列家族啊!归正罢!归正罢!离开你们的邪道罢!何必要死去呢?」(则33:10-11)

列王纪上记载了下面这件事,表明天主极其慈爱。当阿哈布在纳波特的葡萄园里时──因依则贝耳的要求,纳波特被杀害,阿哈布占有了他的葡萄园──他听到了厄里亚的话说:「你杀了人,还要霸占他的产业吗?上主这样说:狗在什么地方,舔了纳波特的血,也要在什么地方舔你的血。狗要在依次勒耳的田间,吞食依则贝耳。」(列上21:19, 23)「阿哈布一听这些话,就撕破自己的衣服,身穿麻衣,禁食,穿着麻衣睡觉,低头缓步行走。于是有上主的话传于提市贝人厄里亚说:『阿哈布在我面前这样自卑自贱,你看见了没有?他既然在我面前自卑自贱,在他有生之日,我不降此灾祸;但是,到他儿子的日子,我要使这灾祸临于他家。』」(列上21:27-29)达味说:「我终于向你承认我的罪过,丝毫也没有隐瞒我的邪恶,我说:『我要向上主承认我的罪孽,』你即刻便宽赦了我内心的不虔。为此,圣洁的人在困厄时,都应向你哀祷,纵使大水泛滥成灾,他也不会遭受波涛。」(咏31:5-6)主在福音里说:「你们悔改罢!因为天国临近了。」(玛4:17)伯多禄问:「主啊!若我的弟兄得罪了我,我该宽恕他多次?直到七次吗?」那本性良善、富于仁慈的主回答说:「我不对你说:直到七次,而是到七十个七次。」(玛18:21-22)有什么能与这种良善相等呢?有什么能与这种仁慈相比呢?

四十一

是的,我们这些具有敬畏上主这一知识的人,也由新旧约认识了祂的仁爱慈祥:就让我们回转我们的整个心灵吧。弟兄,我们为什么会丧亡呢?罪人们,让我们洁净我们的双手;心神不定者,让我们净化我们的心灵;让我们悲伤吧,让我们哀哭吧,让我们因自己的罪而哭泣吧。让我们停止作恶;让我们信赖主的仁慈吧。让我们惧怕祂的警告;让我们恪守祂的诫命吧。让我们全心彼此相爱吧。让我们甚至称憎恨我们、厌恶我们的人为「兄弟」,好使主的名受荣耀,在喜乐中得以彰显吧。让我们这些因他人而烦恼的人彼此宽恕吧,因为我们都受到共同敌人的攻击。让我们放下自己的恶念,呼求天主作我们的同盟吧;让我们将邪恶与不洁之神由我们自己身上赶走吧。让我们使肉体顺服于灵性,以种种苦役贬抑征服它。让我们「洁净自己,除去肉体和心灵上的一切玷污」。(格后7:1)让我们「彼此关怀,激发爱德,勉励行善」。(希10:24)让我们不要彼此嫉妒;也不要助长嫉妒,变得野蛮。我们应彼此关怀,借着谦卑彼此医治。让我们不要彼此抱怨嘲讽;「因为我们彼此都是一身的肢体。」(弗4:25)

让我们从身上抛弃疏忽和懒惰,以大丈夫的气概坚定致力于反对邪恶之神。「我们在父那里有正义的耶稣基督作护慰者。他自己就是赎罪祭,赎我们的罪过。」(若一2:1-2)让我们怀着纯洁的心灵、全心祈求祂,祂会宽恕我们的罪过。「上主接近一切呼号他的人,就是一切诚心呼号他的人。」(咏144:18)因此,祂说:「你该向天主奉献颂谢祭,你又该向至高者还你的愿誓。并在困厄时,呼号我,我必拯救你,你要光荣我。」(咏49:14-15)依撒意亚先知说:「我所中意的斋戒,岂不是要人解除不义的锁链,废除轭上的绳索,使受压迫者获得自由,折断所有的轭吗?岂不是要人将食粮分给饥饿的人,将无地容身的贫穷人领到自己的屋里,见到赤身露体的人给他衣穿,不要避开你的骨肉吗?若这样,你的光明将要射出,有如黎明,你的伤口将会迅速地复原;你的救援要走在你前面,上主的光荣要作你的后盾。」经上接着怎样说呢?「    那时,你若呼喊,上主必要俯允;你若哀求,他必答说:『我在这里!』你若由你中间消除欺压,指手画脚的行为和虚伪的言谈,你若把你的食粮施舍给饥饿的人,满足贫穷者的心灵。」(依58:6-10)你看,我们要如何从我们的心里释放种种邪恶,解开被迫染上的怨恨之结,以整个心灵急速向我们的邻人行善──你看,我们如何受知识之光的照耀,由各种情欲的耻辱中释放出来,充满了种种德行;我们如何为天主的荣耀所光照,由种种无知中释放出来;我们若按基督的心意祈求,就会蒙天主俯允,天主要不断与我们同在,以虔敬的渴望充满我们。

四十二

那么,就让我们彼此相爱并为天主所爱吧;让我们彼此忍耐我们的罪。让我们不要以恶报恶(参阅罗12:17),我们就不会接受我们罪恶的报酬。因为我们因宽恕我们的弟兄而获得罪过的赦免;天主的仁慈隐藏在对我们邻人的仁慈中。因此,主说:「你们要赦免,也就蒙赦免。」(路6:37)又说:「你们若宽免别人的过犯,你们的天父也必宽免你们的。」(玛6:14)「怜悯人的人是有福的,因为他们要受怜悯。」(玛5:7)「你们用什么尺度量给人,也要用什么尺度量给你们。」(玛7:2)你看,主给予我们得救的方式,将成为天主之子的永恒能力赐予我们。因此,最终我们的救恩就在于我们的意志所把握的。

 

四十三

因此,让我们将自己完全交给主,使我们能再次完全地领受主。让我们借着祂而成为神,因为祂是为此而成为人的,按本性,祂是天主及主宰。让我们服从祂,祂毫无困难地为我们辩护,驳斥我们的仇敌。祂说:「如果我的百姓听了我的命令,以色列人随从我的道路而行,我立刻就会压迫他们的敌人,转过手打击难为他们的仇人。」(咏80:14-15)

让我们惟独将自己的所有希望寄于祂。让我们唯独只关注祂,祂要拯救我们脱离一切困厄。在我们的一生中,祂都会支持我们。让我们真诚地爱每个人,但却不要将希望寄于任何人身上;因为只要上主保守我们,所有朋友也会尊敬我们,任何敌人都不能对我们做任何事来伤害我们。但是,若上主舍弃我们,所有朋友也会舍弃我们,敌人就会变得强大,来反对我们。并且,凡信赖自己的人必会重重跌倒,凡敬畏上主的人则会受到举扬。因此,达味说:「因我从未依恃过我的弓箭,拯救我的,也不是我的刀剑,而是你救我们脱离了我们的对头,是你使痛恨我们的人都蒙羞受辱。」(咏43:7-8)

四十四

我们不要有小看我们的罪恶的念头,也不要猜想它们已蒙宽恕了。因为主保护我们免受这些思想,说:「你们要提防假先知!他们来到你们跟前,外披羊毛,内里却是凶残的豺狼。」(玛7:15)因为只要我们的心灵受罪的攻击,我们就没有获得宽恕;因为我们还没有结出与痛悔相称的果子。痛悔的果子就是灵魂与罪分开;与罪分开就是除去罪恶。若我们仍时时受情欲的攻击,我们仍未完全与罪分开。因此,我们还未获得罪过的赦免。因为我们借着圣洗由原祖之罪中得到释放,在受洗之后,我们借着忏悔由我们厚颜无耻所犯的罪恶中获得释放。

四十五

让我们真正地痛悔吧,这样,当我们由情欲中获得释放后,我们就能获得罪过的赦免。让我们轻视稍纵即逝的事物,使我们为了世人的缘故与他们一起战斗时,得以在天主的爱内而不违犯爱的诫命堕落。「你们若随圣神的引导行事,就决不会去满足本性的私欲。」(迦5:16)让我们警醒冷静;让我们最终将懒惰睡眠赶走。让我们效法救主的神圣斗士。让我们仿效他们的斗争,「忘尽我背后的,只向着我前面的奔跑。」(斐3:13)让我们效法他们不知疲倦的行动、他们火热的热情、他们在节制上坚持不懈、他们在洁德上的神圣、他们在忍耐上的高贵、他们的含忍、他们的富于同情心、他们镇定的温柔、他们的热情、他们在爱德中的真诚、他们在卑微中的庄严、他们在贫穷中的单纯、他们的大丈夫气概、他们的和蔼、他们的宽仁。让我们不要为享乐所推翻,让我们不要被思想所软化,让我们不要玷污我们的良心。让我们「设法与众人和平相处,尽力追求圣德;若无圣德,谁也见不到主」(希12:14)。

此外,弟兄,让我们逃离世界及世界的掌权者。让我们离开属于血肉及肉情的事。让我们奔向天堂;我们在那里拥有公民权。让我们效法天主的宗徒。让我们抓住生命之主,让我们因生命的根基而欢欣踊跃。让我们与天使一起歌唱,与总领天使一起歌唱赞美我们的主耶稣基督;愿荣耀与大能都归于祂,偕同父及圣神,从现在直到无穷之世。阿们。

 


上一条:吴经熊文言文新约及圣咏[下载]
下一条:已经没有了
图片信息 更多图片信息
没有相关信息


天主教大连耶稣圣心堂 dlcatholic.org.cn All rights reserved
地址:大连市西岗区西安街31号(一二九街实验小学后面)
No.31 Xian Street, Xigang District Dalian, China
电话:86-0411-83631187 
ICP备案编号:辽ICP备07009306号